新华网凤冈站   凤冈县人大   凤冈县政府   凤冈县政协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 正文
他把福利院当成自己的家
撰稿人: 罗星汉 安璐  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发布时间:2013-5-3 21:18:09

他把福利院当成自己的家

 

——记中共党员、绥阳镇福利院院长王祖常

     采访王祖常,源于一条短信。

    短信是遵义日报社的一个编辑老师发来的,意思是请我派人采访一下绥阳镇福利院院长王祖常,字数800字,在头版发表。我对王祖常这个名字不熟悉,于是就回了一条短信:“他优秀不?”对方肯定的回答“优秀”。可我还是不放心,原因是我正好看到了6月8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关于一些养老院虐待老人的报道,对养老院的工作心存疑虑。最后,直到向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蔡珑宾,县民政局局长罗兴友和副局长张祖刚,绥阳镇民政办龙云会求证王祖常真的很优秀时,这才决定亲自采访他。

    6月12日,星期天,我和安璐驱车前往。汽车行至绥阳后,我没直接开进福利院,而是将车停得远远的——我想从旁人嘴里了解王祖常。正好,我看见一个老人坐在一个石坎上,悠闲自在的抽着烟。我靠近他。

    “老人家,你一个人在玩哟?”

    “是的,这会没得事,在这里玩。”

    “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今年多大了?”

    “我叫罗时方。家就在这里。今年68岁。”老人一边答,一边用手指着旁边一栋四层楼的房子。

    “原来你就是这个福利院的哟。那你来这里几年了?”

    “三年了。”

    “这里的生活好不好?管理人员打不打你们?”

    “我们一日三餐,油水好,他们从不吼我们,诀(辱骂的意思)我们,更不打我们。”

    ……

离开罗时方,通过一道铁门,进得福利院。干净的院坝里,老人们正悠闲的玩着,厨房里传来一阵炒菜的声音,举眼望去,一个年迈的妇女正领着几个小孩在炒菜。经打听,这个女人正是王祖常的妻子,名叫朱俊维,是这个福利院的厨师。

    据朱俊维介绍,这里共计有老人15个,小孩10个,老人主要是一些无儿无女的农村孤寡老人或智力上有障碍无人照顾的老人,小孩主要是一些父母双亡或父亲死了、母亲改嫁了无人照看的农村孩子。他们在这里吃、穿、住、用甚至生病买药住院等等,全部免费。

    说到吃的话题,朱俊维很有发言权:“我们一年要杀三四头肥猪,一般是端午杀两头,春节杀两头,像今年端午我们就杀了三头,我们的油、肉等全部能自给自足。”她说,“我们每年要收割4200斤包谷,去年收割稻谷2400斤,今年没种稻谷了,种了30亩地的茶叶;我们有两亩菜园,什么白菜、姜、葱、蒜等,样样齐全;我们还有一个鱼塘,喂了几百条鱼,想吃的时候弄几条上来就可以炒了……” 朱俊维接着介绍,“我们这里的人每年都要换几套新衣服,每个月都有零用钱,有的一个月就有50多块……”

    朱俊维一席话,把我搞糊涂了:一个福利院,不是老人就是小孩,哪能干那么多的农活?一个靠政府补助的福利院,哪有这么多的土地可供种庄稼?他们哪来那么多零用钱?老人孩子20多个,只有王祖常和妻子两个人管理,照顾得过来嘛?

    在接下来的采访里,这一串疑团得以解开。

    绥阳福利院吸收的都是农村老人,平时干活干习惯了,不干活反而不舒服,再说了,通过适度劳动,身体得到锻炼,病就会少生。政府每个月按人头计算,一人120元,其中生活费和水电费合计100元,零用钱20元。100元一个月,平均每人每天3元,在当今消费特别高的年代,怎么节约这钱也是不够的。王祖常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决定向周边的老百姓租用土地种庄稼,于是就有了自己的稻谷、包谷、蔬菜和茶叶;出于改善院民生活的目的,于是就有了自己的猪圈和鱼塘;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王祖常烧菜煮饭不用煤,而是上山捡柴草;喂猪不用饲料,而是上山打猪草;干活不请外力,而是亲自带头下地。也正因为他们的勤劳、节俭,才使得这个福利院不但没有出现亏空,还出现了盈余。去年,他们就拿出6000多元的盈余与院民分红。

俗话说,老来还小。老人和小孩是公认的最不好照顾的两个人群。然而,在绥阳福利院,这个难题也被王祖常成功化解了。他将每人每月20元的零用钱一分为二,只发10元到院民手里,另外10元拿来考核,每个人劳动一次都要记分,每分考核下来大约有1角到2角的样子,多劳多得,这样就出现了有人每月50多元零用钱的情况。至于院民之间关系的调处问题,王祖常也有自己的办法。他经常细言细语的给老人讲:大家都是苦命人,走到一起就是一个家,要相互关心和帮助。他也经常教导小孩,叫他们不要上网,要好好读书,学会争气,因为自己的处境与别的孩子不同。对于生病的,一般的病通常由王祖常带去看医生,抓药回来吃;需要住院的,则由王祖常负责照顾。如2010年,一个名叫唐全国的老人因集脑溢血、脑萎缩、心脏病等于一身,住进了县医院。王祖常就像是他的儿子,昼夜守在病床边,接屎接尿的悉心照顾。他的一举一动感动了同在医院住院的其他人,人人对他都是赞不绝口。后来,老人因医治无效死亡,王祖常又组织院内的其他老人和小孩为老人送行,买花圈,送去安葬。每每这个时候,无论是小孩或老人,都会掉眼泪。

    在宿舍楼楼梯间的一面墙上,有一个贴着院民相片和名字的牌子,凡是只有名字没了相片的,不是死亡了,就是离开了此地。其中一个名叫高飞的孩子,初中毕业后从这里离开,现在浙江打工,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存了近2万。我电话联系上了他,他在电话里说非常想家(即福利院),以前在家时没感觉,现在出来了才发现外面好难。他说他在外面打工赚钱,遵纪守法,从不乱花钱。感觉得到,这是一个相当懂事的孩子。另一个名叫何忠飞的孩子现在湖南读职校,王祖常每个月要给他寄300元的生活费。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我才见到王祖常本人,60岁的他,一幅饱经沧桑的样子,很乐观,衣着很陈旧。他正带领四个老人在给地里的茄子松土、施肥。见我来了,便放下活,与我聊了起来。

    “我是2006年从永安敬老院调过来的,离开时所有老人都拉着我哭——我又不能把他们带来,因为是跨了乡镇。我当过20多年的村支部书记,党龄都有39年了,我对党很忠诚。我们这里由院民记账,院里节约的每一分钱,我们都是存好了的,现在都有六位数了。我想再等几年,我们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了,不要政府一分补助……我的孩子们都大了,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好,我不用担心他们,我和老伴一心一意的就照顾这个家(即福利院)……我俩的工资加起来才1000元,而且没有双休日、节假日,更不分白天黑夜,有时迫不得已走一下亲戚,都是快去快回……”

    在即将离开绥阳时,我提出要到他的茶园看看,王祖常答应了。在走向茶地的过程中,我无意间看到了他的双脚,因鞋子太旧,穿不紧,脚跟时不时的就露了出来,我发现,他的袜子已经没有底了……

    离开王祖常后,我开始怀疑起我自己来了:我有能力把这个本身很优秀的党员写优秀吗?我能用800字就把这么多感人的事迹表达清楚吗?

    王祖常和他的福利院,身后的楼房顶上“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医”的标语清晰可见。

你浇肥来我刨土

一大家子人吃饭真香

我的寝室很宽敞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遵义在线   金黔在线   贵州省万村千乡网站   孔学堂  
版权所有:中共凤冈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贵州省凤冈县龙泉镇县委大院  邮编:564200
联系电话:0852-5221947 邮箱:fgxwzzb@163.com 备案序号:贵ICP05004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