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凤冈站   凤冈县人大   凤冈县政府   凤冈县政协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工文苑 » 正文
帮扶琐记
撰稿人: 田应刚  来源: 凤冈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3-5-6 11:13:34
     8月23日,我和单位的兄妹们深入到土溪镇龙台村开展帮扶活动,算是作一次心灵的“远行”。
    这地方说远其实也不远,从空间上讲,距离县城仅34公里,从时间上讲,也就40来分钟的车程,可要说这地方有点远,也还真有些远,这主要是从心灵和情感层面来说的。我们来的这些人,虽然绝大部分出生在农村,但那时由于年岁尚小,根本无法深层面了解农村、农业和农民,只知道自己出生那个“弹丸”之地的粗略概况和大致轮廓。后来知识渐长和阅历渐丰时,又大多在学校和机关,平时下乡又基本是例行公事、点到为止,对农村发生的变化和农业以及农民经历的嬗变,是知之甚少的。记得有位诗人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过,作家深入生活,不是简单的到农村、到厂区去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照一照,就算深入生活了。关键的是要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思想和情感遭遇了一种怎么样的碰撞和共鸣,生发了一种怎么样的赞美和悲悯。这个观点用在行政公务中,我看也是贴切的,在当下的语境中,“深入”一词几乎是遍地开花,成了一种政治话语,当然也是最多的工作性要求。我想啊,省市县开展的“帮联驻”活动,就是要真正解决“深入”的问题,就是要让机关干部真正的广泛的到农村来接一次“地气”,接受一场“心灵”的洗礼。鉴于这些不成熟的和体会理解,兄妹们到达村委会门口时,我便以召集人的身份简单集中了一下,号召大家立即分头到自己的党员联系户家中去,和他们面对面的交谈,心贴心的交流,体察他们的生产生活状况,感悟他们的所思所虑和所盼,并以他们为基点,了解周围以及全村的基本情况,回来后要为这个地方的发展出一个金点子、献上一个好办法,“四帮四促”活动不是就有帮助拟清发展思路这一要求吗!
    大家分头行动的同时,我也在小夏的带领下来到了龙桥组。小夏是公益性岗位解决的远教协管员,前两天下乡坐摩托车被摔了,脚背有些扭伤,还敷着浓浓的红碘酒,只能趿着两片拖鞋奔忙。我叫她不去,可她硬要一瘸一拐地给我带路,说那里她很熟。原来,龙桥也是小夏的挂帮组,她伶俐的嘴巴像吐枇杷子一样就吐出了这里有多少户人家,多少人口,有些什么产业,有多少党员等基本情况,真可谓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应该说是很尽职尽责并敬业的了。边听介绍边走。不知不觉就到了我的结对户陈廷扬家。陈廷扬是一名61岁的老党员,属于很精明、能干的那一类,当过赤脚医生、生产队长、调解主任,现任这个组的支部书记,领导和团结着12名党员,在今年的“双晋”活动中,这个支部还被评为红旗支部呢。陈廷扬的子女全都外出打工了,目前就他和孙子在家,两老幼把屋里屋外打理得较为整洁、干净,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还不够是那些样子”。我们常说,看一个人“搞得住”与“搞不住”,看看他的屋团屋转就知道,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呀。陈廷扬家横边的土地上种有一片辣椒,红红的,象一簇簇燃烧的火焰,正照亮着他小小的红日子呢。细谈才知道,这辣椒就是他引进到此落地生根的,现在正开花结果呢。2007年,陈廷扬带头种10来亩辣椒,每亩收入3000-4000元,尝到甜头后,第二年就带领村民发展了100多亩,不料因市场波动,加之品种原因,价格下跌。2009年,他便改换品种,引进云南野生椒和韩国红亮一号,一下子发展到200多亩,并以此为契机成立了辣椒种植协会,从购种到生产,到销售都实行一体化管理。如此运作到今年,已发展辣椒400多亩,而陈廷扬本人则抽出身来,去跑销售,仅今年就4次到重庆联系客商,把一家一户的辣椒送到大市场,增加了农民收益,而他每斤仅从客商手中提取5分钱的劳务费。难能可贵的是,陈廷扬还多业并举,到湄潭县西河乡考察后,又引进和发展何首乌200余亩。谈起这玩意儿,他眉飞色舞,立即带我到基地里,顺便拿着一株比划着介绍,这东西全身都是宝,尖可制茶喝,顶部10公分左右可用于凉拌或作泡菜食用,中下部作饲料,根部作药材。种植何首乌劳动强度小,栽一年管二十年,每年每亩年均收入5千元以上,现在他们已经以此为基地成立起了凤冈县当隆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整个交谈过程中,他还不时吐出“绿色、无公害、有机”这些时尚语言呢,说明他正在触摸着时代的脉搏哦。
    絮叨至此,我突然想起共产党员的先进性问题,在农村党员中,陈廷扬算得上是先进的了。个人认为,党员先进性不仅是历史的、具体的、与时俱进的,还应该是有层次性的。作为一名农村党员,陈廷扬带领大伙发展辣椒和中药增加收入,在这个地方算得上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了,从他的经营模式看,也能代表群众的利益!我们总不能叫他们去发明创造高科技吧。由于先进,陈廷扬因此在当地就很具有号召力,当我提出要去养心菜基地看看时,他摸出手机就招呼起来:“喂,在哪里呀,到基地来一趟噻。”那口气就像我喊单位上的小兄弟一样随便、自然、亲切。不一会儿,一年轻小伙子就骑着摩托车来了,一看就是一新型农民。三年前,我曾在《建设产业支部 培养新型党员》一文中说过这样的观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必须在产业链条中来培育,离开了产业,不可能培养出新型农民,更不可能发展新型党员。三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要重申这个观点。小伙子笑意融融地介绍说,今年,他们种了50亩养心菜,主要以订单形式销售给贵阳老农民公司,每斤3角,45天销一次,一年销8次,大约是每亩销售3万斤,收入9000元的样子。尽管他们种植都很粗放,但由于抓住了特色,抓住了“人无我有”,就让土地潜力倍增,这事放在一些大公司、大老板身上,我可能会不以为奇,但放在陈廷杨这样一些农村老党员身上,就没理由不肃然起敬了。说实话,我们的农村党员都是很纯朴的,应该说他们是很先进的。至少在他们入党时,他们在当时的特殊年代和环境下,是发挥出了不少积极作用的。记得去年挂帮进化镇中心村时,我特意带上几个兄妹买着油盐、肉、米去一名陈姓女党员家煮了一顿饭吃,身临其境地接受了一次党性再锻炼、再教育。老人家说,她这个党员是用锄头“挖”出来的,她一天学没上过,当年大集体时由于出工积极,被选为作业小组长,她带领几个大老爷们儿开垦荒地,挖起地来头也不抬,汗流浃背不说,还把几老爷们撂下一大截,同时她挖的土“熟伴”(挖了拍细、拍匀),不像一些人那样控出来的尽是“大砖砖”,种庄稼时还要吃“二道饭”,因为这方面的先进,她入了党,成为开荒垦地的一面旗帜。几十年来处处带头,就在去年旱灾中,全组人缺水,组织上在她田里挖坑取水,她没要一分青苗费,说:“人命关天,还说什么钱!”可见其觉悟之高。之所以要插这么一小曲,就是想表明,农村党员的先进性问题,要历史地、辩证地,当然也要现实地看待,对现在先进的要积极弘扬,对现在不先进的,要特别的加以关爱。
    兄妹们陆续回来了,尽管气喘吁吁的,但座谈会还得按时进行,这是一个“诸葛亮”会,或者说是一个务虚会。从发言看得出,大家都是用心用情去走访和了解了的,所出的“金点子”站在他们各自的角度也算得上是真知灼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人才科长,姓周,名登林,大家都喊他“灯哥”,其实他不大,至少是我的兄弟,同时,“灯哥”的“灯儿”还一点也不大,他和单位所有人一样,都老实本分,都真诚厚道,不投机,不钻营,更不玩“心眼儿”。之所以叫他“灯哥”,主要是他乐观、幽默,不管工作压力有多大,他都是一说一个笑,同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非常好耍儿,不但令人捧腹,而且还散发出智慧的光芒,而一般人说出来,就可能干瘪呆板,如嚼老黄瓜。他的“金点子”有两个,一是说他的本职工作是人才工作,村里面也应该要抓一下,比如可以把本村在外读书的大学生,在外工作的人,打工的能人,企业老板等等建一个信息库,每年向他们发一张明信片表示慰问,明信片上要介绍村里的发展情况、产业状况、产品情况等等这样一些内容,这花钱不多,说不定作用还大;二是鉴于农村党员的特殊性,经常把党员喊来集体性培训不现实,可以实行约谈制度,一个月谈一次,一次谈10个,一年谈100多个,完全可以做到人人面见,才能真正从面上了解他们所思所想,这工作量也不大,效果可能比坐起来“周武郑王”的灌输实在、管用得多。“灯哥”的发言一结束,大家立即抱以热烈的掌声,可谓满堂喝彩。罗姐、红妹、珊玉几个美女还把花朵般的笑容送给了他,弄得他“怪不好意思的”,脸上洋溢出羞涩的灿烂。我也很受感染,情不自禁插话说,如果这是企业招考,就会当场宣布:“哇噻,你被录取了!”的确,在总结下步党建工作的思路中,这两个“金点子”被原封不动地采用了,特别是关于人才工作的这个点子,应该说是对人才工作外延和内涵的一种丰富。这种丰富不仅是对人才工作在村一级的发现和指出,同时也是他本人对人才工作的思考和悟性在现实中、在心灵上的积累和沉淀。
    唉呀,一晃就是下午六点过钟了,在和章绪镇长、继国副书记,村里的全体干部交换完意见后,我便和任胜赶赴镇里协调项目建设的事去了,镇党委吴太生书记一直在那“蹦儿”等着呢!(注:本文所用数据均未经科学考证)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遵义在线   金黔在线   贵州省万村千乡网站   孔学堂  
版权所有:中共凤冈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贵州省凤冈县龙泉镇县委大院  邮编:564200
联系电话:0852-5221947 邮箱:fgxwzzb@163.com 备案序号:贵ICP05004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