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凤冈站   凤冈县人大   凤冈县政府   凤冈县政协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工文苑 » 正文
基层调研学记
撰稿人: 风雨声  来源: 凤冈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3-6-5 17:32:09
    五月不是茂春,也非盛夏,但五月承接了春的盎然,夏的火辣。就在这五月,我和同事们一起走出机关的大门,走进广阔的农村,穿行于绿的田野,在老党员家中“求学”、在田埂上向农民大哥“问计”、在村委会听驻村干部“所思”,接连两天的基层调研,让我收获很多,感悟很多,思考很多……
 
老党员的“土家话”让我倍受教育
   
    看到张全德时,他坐在便民利民服务店的一条板凳上与乡邻拉家常,精神矍铄,谈兴正旺。在带路的乡领导的引介下,与老党员握了握手,算是认识了。
    张全德,中共党员,66岁,何坝乡水河村太平支部书记、议事组组长。曾担任过太平大队民兵连长、大队长。
    “化解矛盾就好比缝补裤子撕开了的口子,口子撕大了就不好补了!”张全德说这是他当太平党支部书记、议事组长对工作的想法。2012年的腊月,某村民公媳之间发生口角,大吵大闹,眼看就要大打出手了,张全德得知后,及时赶来调解,在他苦口婆心的劝解下,公媳俩总算停下了即将销烟弥漫的“战火”。
    “单凭个人能力即使办得下,也办不好。议事会确确实实发挥了作用。”一说起组里的议事会,张全德打开了话匣子。过去评议低保、发放救济款由小组长个人说了算,现在不行了,得大家“评”,大家“议”。
    “任何一个地方的群众素质都有高有低。要想所议的事得群众个个都没意见,是不可能的。”自议事会成立以来,本组所涉及的公益性建设、民生低保、国家惠农政策等全拿出来议事会集体评议,得到大多数人同意或通过就坚决予以实施。在硬化本组公路时需要把路面拓宽,要修边沟、修错车道,这些都要占农民的土地,张全德自己带头出让了1.5m×22m的土地,没要一分钱的补助。其他村民看见支部书记的无偿提供,自己再要就不好意思了。
    “扶不上墙的稀泥巴,不听‘扶’就得刺激一下。”村民夏永成一家三爷子吃了10多年的低保,在上一年,通过党员群众集体议、大家评,夏家三爷子不再享受国家低保。理由就是三爷子都身强力壮的,但是好吃懒做,特别烂酒,只想国家救济,不自力更生,是典型的“扶不上墙的稀泥巴。” 
    “十八大报告,我们作为党员要带头学。”张全德主动组织本组的5名党员和附近的村民一起收看了党的十八大,过后还到小学把胡锦涛总书记作的十八大报告全文下载复印给党员学习,受到了上级组织和领导的好评。
农民大哥的“礼让”我看到了那份质朴
 
    找到罗爱国时,他两口子正在“打田”。罗爱国那双勤劳的手正熟练的操纵着打田机。刚刚收割了的油菜地,被水浸泡后,仍然很干硬。打田机发出“突突”的轰隆声,在罗爱国的操纵下左冲右突的向前挺进。他的女人在烈日的炙烤下,头戴草帽紧跟在后边打下手。田埂四周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杂草正展示着旺盛的生命力,远处的青山倒影在汩汩的流水里,配合着这对农民夫妻很好的勾勒出了一幅“农家春耕图”。
    “是罗爱国大哥吗?”看到我们的到来,这位憨厚纯朴的农民大哥把机器熄了火。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后,他开始介绍自己担任议事会成员和组长以来组织议事的情况。
    2011年,有一个由政府补贴差价,群众出资100元的节煤炉扶持项目,分到村的有10个,全村有6个组,每组分一个,还剩4个,就采取抓阄的方式分到各组,当时自己运气好,抓到了一个,自己这个组就有了2个节煤炉。按当时村里的规定组长可以自己留1个用,多的才拿给需要的农户。当时,村民都想要,但“僧多粥少”,不可能家家都有。为把节煤炉合理公正的分下去,自己着实思量了一翻,考量了一翻,纠结了一阵。解决难题还得靠集体的智慧。立即召集了罗显亮、冉国学、李廷友、冉华几个议事组成员一起讨论把炉子分给谁。因自己家里不缺节煤炉,为了公平公正,不让人说闲话,就把本该留给自己的炉子也一并拿出来分配。经大家评议,最后把炉子分给了家庭困难、妻子弱智的苏明勇和长期生病、低保户的罗显学这两家。这一做法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拥护和支持。
    像这样充分发挥议事会成员的集体智慧作用,大家评、大家议的事例还有很多,上级的惠农政策,危房改造,公共设施,邻里矛盾纠纷等,都依靠议事会,改变了过去“一人说了算”、“凭印象关系分配”的“独言堂”做法。群众满意度提高了,工作也好做了。谭家沟议事组长刘安勇认为在议事前一定要让村民事先清楚大家要“议什么”,而议事成员一定要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议事”,议出的结果群众才会信服你,才会得到支持和理解。
 
驻村干部的“救人观”为我开启了一盏航灯
 
    眉清目秀,个子敦实,从外表上跟本看不出坐在对门的就是年过40的中医院副院长——曾学。这可能就是中医上讲的养生有道吧!曾学是今年单位派驻的驻石径乡宏丰社区的驻村干部。
    “原来的帮扶是送了物资、拿了钱就可以走人的。现在不行了,要求不一样了,程度高了,我们驻村干部还得踏踏实实的驻下来干点实事。”曾学一边整理工作记录一边为我们介绍。2012年,县里调整帮村工作,中医院从绥阳新岗调整到了现在的石径宏丰社区。
    “群众的心理疾病是农村最大病。”曾学感慨!自从驻村以来,曾学同社区的干部一起深入农户、深入田间地头抓调研、摸实情,走访了韦家池、半边山大约500多户,发现农村个别年轻人自己不思进取、好吃懒做、对自己的老人不管不问,对社会、对靠勤劳致富的人有嫉妒心态,心理不平衡,特别是对老人的“尽孝”问题,亟需加强心理疏导和引导。
    在曾学走访中,印象最深的有两例:一例是80多岁的抗美援朝老军人——邓应涛,老人双目失明,四肢不能活动,大儿子在外打工,小儿子随他,对老人不忠不孝,成天在外“灯愰”,不仅不管老人的生活起居,有时还向老父亲强行索要军补贴(老人每月有800元生活补助)。另一例是夫妇俩70多岁了,儿子是个智障,有一个孙子16岁,已经失学,经常不归家,在外游荡。曾学认为,像这样的群体是心理失衡的一个表现。而在农村亟需加强对这类群体的心理疏导和引导,可以在农村中开设群众心理治疗所,帮助有心理问题的农村青少年走上生活正轨。
    诚然,人的身体疾病会让人备受折磨、痛苦不堪,但是人的心理疾病更会让人失去生活的勇气和斗志。在广阔的农村亟待开设农民群体心理疾病治疗的专门机构,我们相关的职能部门在做好部门职能所承担的工作时,是不是也该深入到农村、农户走一走、窜一窜,了解农村、了解农民,为带领农村、农民一起科学发展、同步小康做出更大的努力呢?
2013年6月5日  笔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遵义在线   金黔在线   贵州省万村千乡网站   孔学堂  
版权所有:中共凤冈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贵州省凤冈县龙泉镇县委大院  邮编:564200
联系电话:0852-5221947 邮箱:fgxwzzb@163.com 备案序号:贵ICP05004186